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访】收藏家张锐:只买不懂的艺术品
【专访】收藏家张锐:只买不懂的艺术品
发布人:我们画廊 发布时间:2016-5-29 点击:560次

当代艺术收藏家张锐

不承认自己是收藏家,形容自己目前的生活是退休状态,但没有人能忽视张锐这个名字在中国当代艺术收藏领域的“江湖地位”。在他“古根海姆”式的家居美术馆中,张锐接受了99艺术网的采访,谈及了他对收藏的感悟,他对未来的计划。

不钻故纸堆更信奉当代艺术

99艺术网:在媒体对您的描述中,“中国当代艺术的埋单人”屡屡被提及,为什么选择当代艺术这个收藏类别?
张锐:这个问题说起来可能会得罪人,但是不说又不行。首先对比西方艺术和东方艺术的发展,由于中国没有进入到一个全面的工业化时期,所以在生产力发展上始终是缓慢的、渐进的,甚至是停滞的。这样我们所确立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相对来讲在价值观上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包括艺术的创作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革命,这个是整个社会文化在以传承为基础之上的一个必然反映。我们往往把“传承”当成一个好词,而在我看来传承就是基因衰减的过程,不是什么好词。西方很多的原理是竞争的原理,适者生存,始终让最好的存在下来,我们的基因衰减是让最不好的存在下来,这就是两者之间为什么在文化上会产生这么大的差异。我们现在太多的人以传承优秀的中华文化作为一个口号,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什么呢?我们已经开始不惜去挖祖坟,去壮大我们今天所谓的文化事业,太多的人不但是钻到故纸堆里,还钻到坟墓里,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刨祖坟启动今天的现代化文明,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观点。
我从来都跟古董收藏家说一句话:我是相信转世的,所以我永远相信你们是前世的皇帝或者王公贵族,当你们看到家里的物件时,会收藏到家。但我不认为收藏那些所谓古老文明的东西对我们传统文化产生了什么积极的作用,恰恰我认为它们产生了一种极大的破坏性,这个破坏性在哪儿呢?因为他是非专家,垄断了这么一批优良的文物,又不能让这些文物进入正常的一个研究机构。我不认为这对弘扬整个优秀文化传统方面有促进作用,或许有提升所谓的价值。但是提升来提升去,对整个国家的文明进程没有意义,只不过是把老祖宗的旧账翻出来告诉他贴金贴银值多少钱。我们不能把金子贴在老祖宗头上,因为金子是有限的。

而当代艺术恰恰是当代人鲜活的创造,它与一个民族的发展力、思维的解放程度以及探索精神是密切相关的,所以我认为把金子贴到有创造力、有创造性思维的人的头上,去会启动整个民族向好的精神,会启发更多人创造性的思维,这对国家是有利的,对民族的进步也是有利的。当然我不是说古董的东西不值钱,但是我认为应该让它有合理的价值体现,并且流通的地方应该是进博物馆,进更好的研究场所,而不是进到所谓金钱、资本的牢笼里去。


张锐的家居美术馆内景

艺术活在生活里更有意义用消费的心态来收藏

99艺术网:您提到“家居美术馆”的概念,现在都在说要让艺术融入生活,这一点在您这里有很好的诠释。简单地介绍一下您的家居美术馆吧?
张锐:美术馆不是美术作品的最好去处,这始终是我的一个观点。首先看美术馆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美术馆不是目的,美术馆只是一个中介,美术馆的目的是让你通过美术馆能够获取更好资讯的时候,让你意识到艺术创作完全不是为了美术馆的存在而存在的,它是为了整个人类的文明、美好以及精神的享受,甚至是精神的升华而创作的,所以美术馆绝对不是美术作品最好的去处。我认为我们的生活其实才是美术作品最好的去处,美术馆应该是一个呈现美术作品的教室,一个课堂,我们最后从这个课堂上出来的时候学到的是知识,也要获取这个知识,人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是需要有一种非常融洽的距离。让艺术活在我们生活空间里,活在我们的心灵里,我认为比活在美术馆更贴近人性,而且也更有意义。

 

99艺术网:和您十几年前刚接触当代艺术的收藏相比,现在的收藏心态有什么样的变化? 
张锐:有变化,因为没有工作了,失业了,没有收入了,所以在艺术品的消费心里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很纯粹,因为我有收入,我是拿出收入的一部分选择艺术品,我没有想让艺术品派生出其他任何的意义,但是在今天没有钱的情况下,要想我的一部分艺术品必须要变成投资品,将来以藏养藏,这个是心态最大的变化。

99艺术网:您对收藏方向做了哪些调整?
张锐:一部分是取代我过去的一些藏品,呈现出更加与时代精神面貌相符的一些作品。另外一个方面我也在总结,也准备置换一些作品。我觉得这个让收藏这件事变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消费艺术品的目的不是让艺术品增值,而是通过艺术品的消费让消费者增值。我是主张消费的,我从来没有说我是一个收藏家,而且我也不认为我能做成一个收藏家,收藏和消费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呢?收藏是一个理性的行为,消费是一个感性的行为。收藏一定拥有更大的文化的企图心,但是消费可能没有这方面的野心,这个可能区别了我们所说的收藏和消费之间的关系。我现在仍然是一个消费者,只是变得不那么纯粹了,变成可能有一些顾及,有一些考虑了,会想一想未来有没有升值可能和潜力。

张锐的家居美术馆内景 

有不离不弃,也有以舍换得

99艺术网:以藏养藏的状态,舍弃的方面怎么选择?

张锐:首先我和别人不是特别一样,我凡是要拿出去的作品,我认为首先应该是好的作品,因为好的作品应该有更好地去处,只要有人能够出比我买的时候更高的价格,我就认为他是比我有实力的,他应该承担的起更大的养护作用。艺术是长命百岁的,人都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所以人和艺术比起来,我们是短暂的,它们可能是永恒的。让一个永恒的东西能够走到更好的地方,是我的一个愿景,所以我拿出去的东西应该都是好东西。舍得,有的时候确实舍不得,现在只要是舍不得就不拿,只要是我舍得了就拿,不舍不得,舍的这部分主要是为了换得,舍不得就在那儿,我也就没有想用它变成得,所以就舍不了啦。

一个作品跟我时间长了之后肯定会形成审美疲劳,如果我审美疲劳了,不一定意味着你审美疲劳。有的时候不弃不离,有的时候确实是觉得看的太多了,已经不能再刺激我了,我希望有一个新的东西进入到我的视觉空间里,让我感受到一种新的变化,人过日子不能天天这么干,但是艺术品完全可以这么干。 

市场观:消费时代,勇于消费的人就是楷模
99艺术网:艺术市场对于艺术本身,您觉得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张锐:百分之百的双刃剑。第一,艺术需要炒作。不炒作,艺术的价值也不能迅速地进入到民间,因为大家总是希望能够带有某种投机、投资性,然后才会有消费的动力,在这一点上商业的炒作是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第二,过渡的炒作会产生虚假,这种虚假性又会伤害到艺术家的创作,也会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所以度是社会成熟度的一个表现。

99艺术网:收藏的诀窍是什么?
张锐:最大的诀窍是你一定要相信专业的艺术机构,我们既不能被金钱所裹胁,同时又不能弱智到只凭自己的感觉。我为什么会对一些画廊情有独钟,是因为我能读懂这些画廊,可能我读不懂作品,你们不要认为我买的作品都是我懂的,我只买我大概不懂的作品。因为我认为如果我要看懂了,那它就相对浅薄,如果我看不懂,留待我慢慢思考比较好。

艺术品有所谓的先锋性,艺术家在思想上、创作上走在我们前面,可能价值审美取向上不能被接受,但是我们会发现有很多前卫的东西到最后被大家广泛接受。牛仔裤在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劳动布裤子,在中国因为把屁股包起来就具有先锋性,喇叭筒裤子有自己所谓的休闲优雅,但是一开始的时候不能进校园,包括我们要低胸、性感,这个对人产生刺激的东西都不在我们主观价值范围之内,世界上哪个宗教也不主张暴露。但是到今天为止,的的确确每个人都要这么穿,就是因为这么穿,在给别人的感觉带来某种刺激和挑逗性的时候,你会在芸芸众生当中脱颖而出,从服装包装的理念产生出一种另类的感觉,你就带有某种先锋性的指标。艺术创作也是一样,从一开始就是刺激了我们,让我们不认同,但是到最终我们发现新的价值观就产生了。审美价值和审美取向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一点一点变更的。

随着互联网传播性的加速,带来的直接的后果是审美价值的折旧速度会大大加快,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价值。既然没有什么永恒的价值,我们也不要去欺骗大家——今天你花这么多钱,明天会涨钱,别这么想。至于你想不想花这么多钱,更大一部分程度:在消费时代,勇于消费的人就是这个时代的楷模。为什么是楷模?因为你能成英雄,这个时代不以谁赚了多少钱为榜样,是以谁敢花多少钱为榜样。所以你可以去看挣钱多了,大家可能都无动于衷了,谁那儿一花几亿买一幅画这个人就出名了,这就是时代的英雄。既然有这个钱你来花,也造了声势,做了广告,肯定也能收获这一分你的喜悦和快乐。这个游戏就是这么一个规则,所以我想每个人不管是聪明,还是愚笨,总而言之都能找到消费给你带来的快感,钱多有钱多的消费方式,钱少有钱少的生活方式,这个东西谁也别嘲笑谁。 

张锐的家中随处可见实用的艺术品 

艺术品变产品:人人都是艺术家  
99艺术网:以您的家居来说,装置、雕塑等等多过架上绘画,现在在收藏上有什么偏好吗?
张锐:艺术品从形式上来讲,确实架上艺术还是归在一个传统的创作手法上,只不过表达的气象不一样,表达的内容、方式、笔触,或者时代的感觉可能不一样。为什么当代艺术进入到现在这个时代更多的表现出了所谓的立体性?是因为艺术家认为立体的表达能够让自己的感触、感官、表现手法更加多元。一张画有的时候不能完全代表自己的思想,所以用一种新的创作手法表达一个思想的传递,建筑的规模性发生了一个变化的时候,传统的架上绘画已经不足以支撑起这个空间的结构。

最早的时候是美术馆的人员向艺术家定制作品,定制什么作品呢?定制我们称之为装置的作品,装置在哪儿?就是装置美术馆的空间性,这就是最早的装置产品问世的一个诱因。就是因为这个空间太大了,不做这些立体的东西,所有的人进来都会感觉这些画被空间吃掉了。这样才能使得空间之间产生某种丰满感,像我这个空间你们自己想想,如果我把这些装置全去掉,光看这么一个壳子你也会觉得缺了灵魂。它本身是产生出了一种内在的联系,并且我在艺术品的设置上,也是带有某种策展人的观点,就是你可以认真地体会,每件作品放在一起的时候是内在有联系的。我会把艺术家的作品,可能两件、三件放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艺术品,所以我一直说艺术家找各种材料变成他们的作品,我是找各种作品变成我的产品,我的产品就是我家里整个是一个大装置。我在不断地丰富这个大的装置,从这个概念上来讲,它和空间既有关系,又没有关系。小空间行不行?有小的东西也可以和空间产生一种对话的关系,所以不光是架上,其实在空间上需要很多的艺术,只不过过去我们都用家具填充,现在家具可以变成艺术品,而我很多实用性的东西都是艺术家的艺术品。

互联网意识很重要关注靠思想博未来的年轻艺术家

99艺术网:现在觉得什么样的作品是值得收藏的?
张锐:我现在去看,首先艺术家具有不具有互联网的意识,是不是具有先锋性,如果你要问我自己的标准是什么,我可能很简单地告诉你,我认为未来的大师一定不是一个技术的呈现者,一定是一个思想的输出者。

99艺术网:怎样看待中国当代的实验艺术?
张锐:我自己始终觉得实验性是一个并非多么先锋的提法,因为在任何时代,实验始终在进行。我们都知道科学的实验可能999次都是失败的,1次是成功的,艺术家的实验从来是进行当中的,所以实验本身不具有先锋性,但是实验的内容决定是否划分了和传统之间的一种界线。在我看来,今天更多的运用新媒材进行思考、创作的可能就具有先锋性。很多的艺术家还没有感受到这个时代要变天,精神上就不具有先锋性,他做的所有的实验,我认为也都是传统的,所以不要一提是研究就和先锋结合在一起。

99艺术网:您今天提到很多次年轻艺术家,您怎样看待现在中国当代的年轻艺术家?
张锐: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每个时代产生出艺术家的实际意义也不同。五六十年代的这批艺术家,我始终认为他们的存在价值或者说社会价值是非常显着的,因为他们把西方的现当代艺术的思想传播给了今天的消费者,在转译传播上面他们确实功不可没。尽管当时东西方艺术的发展处在同样的年龄层段上,但当时我们看西方是踮着脚尖来看的,是欣赏的,非常强烈的感官上的想象去和它进行对话的,它自然而然就变成了我们的导师,所以本身对话是不平等的。到今天为止,我们年轻的艺术家,可能从小已经开始能够平等地看待这个世界,并且通过互联网缩短了与这个世界之间的联系陷落,变成了一种地球村的概念,变成了一个可以同时代、同标准地去对话的一个对象。

99艺术网:在收藏方面,您怎么选择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张锐:对于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反复强调时代性的问题,恰恰现在80、90后的艺术家,他们已经不再去承担当时那样繁重的历史上的一些压力,所以他们已经大多处在一种相对轻松的状态,会有一批艺术家从小生活在优越状态下。他们的内心深处会有一种美好的情节,这一代年轻人没有发现承接太大的社会变革的人物,他们承袭更多的是一种美好生活的愿景,因此他们的创作,我们讲可能直接触及社会灵魂的东西少,触及到表面美好的形象多,这也是这一代艺术家创作的一些大体上的特点。但是也有例外,这个例外就是我们去看另外一批实验性的,在我看来何翔宇、黎薇、王郁阳等都是属于很实验性的年轻一代的代表。你可以从他们的作品读出来,思考的层面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了,那个还是靠技术生活,这个已经是靠思想搏未来了,所以高低未来会看到。

结语:张锐的思路极为清晰,任何问题都能侃侃而谈,娓娓道来。虽然嘴上说着自己是退休状态,但是言谈中却表示正在策划艺术界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当代艺术的收藏领域,相信这个名字会继续响亮下去。互联网时代,需要的也许不仅是互联网思维的艺术家,还有互联网思维的收藏家。

-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16-2021 上海而今迈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9048139号 技术支持:唐汉网络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1580号